早春气息






今天外出,忽然看见柳树全都发了新芽,随着风轻轻的摆动,心里忽然觉得欣喜起来。以前总是希望能有看见柳树偷偷发芽的机会,因为一直都觉得这样的感觉应该很美,应该是懂得生活的人才能发现的。然而,仿佛自从告别了童年,我都没有在见到过,每次注意到的时候,发现路边的那些柳树早已是郁郁葱葱,枝繁叶茂了。谢谢那些住在柳树里的小妖精,让我看见了渴望已久的初春的新芽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现在的我,越来越喜欢在海边小村庄生活的这种悠闲气息。仿佛这才能找回自己的心灵。

远离了都市喧哗、霓虹闪烁,也远离了压力、困惑、挣扎、迷茫和欲望交缠。这里清新,安静、惬意。

如果心情够好,夏日的早上可以去海边跑跑步,活动一下缺乏锻炼胳膊腿,看看赶潮的人如何忙碌。呵呵,当然跑的太快也会遇到被人家看家护院的狗追赶的情况。要当心哦!在晴朗的日子里,中午小憩片刻后,信步走进小院,看看开的正鲜的花,扭扭腰,转转头,深呼吸一下阳光的味道。如果下雨,就能看见屋檐上的水,小瀑布般哗哗的倾泻下来,偶尔还有低飞的燕子和蜻蜓,在寻找着各自的食物。那时门前的沙子路,也变成欢了快的小河。在没有阳光,也没有雨的阴天,心情自然也会阴郁起来,那就泡一壶好茶,捧一本好书,把自己圈在客厅的大沙发里,在书里品味别人的人生吧。当然,有时是要忍受爸爸喜欢的戏曲节目的咿呀声的。寒冷的冬夜,因为天黑的早,又是农闲时节,各家各户会早早的插了门,围着热气腾腾的火炉,吃的饱饱的,躺在热乎乎的大炕上看看电视,逗逗孩子。而夏天的夜晚,确是另一番景象了。人们都拿了马扎、蒲扇,或者干脆铺上芦苇席子,三五成群的聚在巷子口宽敞的地方,边享受着凉爽的海风,边聊着家常里短。不到夜深,不愿回去。每年在农历3.20和10.20赶庙会的日子,还会有戏班子在村头的空地上搭起台子唱上两段吕剧“借年”或者“三娘教子”。台下虽然没有座位更没有空调,但叫好声仍然不断。

偶尔想想,这是不是也算一种被遗忘的美好。

人适应一种环境还真需要一个过程,也许痛苦,也许惊喜。但大多数的转变都会带着对过往生活的留恋,那些苦处被忘却,欢乐被放大。

想想当初刚从北京回来时,慵懒的斜倚在联邦椅上,听着安静的午后恼人的蝉鸣,觉得这样的生活太清淡了。但现在想来清淡中也有平凡的乐趣。这里没有嘈杂的“麦乐迪”和“钱柜”,即便家里的音响价值不菲,仍没有那种欢唱得感觉,但是永远不用去计算还剩几分钟,自助餐过没过时间,酒水和零食要饱到唱不动歌才算完。没有“麻辣诱惑”和“俏江南”,街头门厅若市的海味饭店和羊肉馆,永远都不会去做川菜,也不会做花哨却昂贵的拼盘,但这里的鲍鱼和扇贝吃到撑都花不了多少钱。也没有“银座”和“新天地”,这里和奢侈品近乎绝缘,只有平价的消费观念,但是物资却很充裕,吃穿住用行,无一所缺,如果非要享受高档次,驾车去趟市区就解决了,当然也可以在节假日开着小车去趟青岛或者济南购物,就当自驾游了。还有许多的没有和失落,但努力去寻找,总有很多美好的发现。

就像这早春的新叶和花苞,那些美好的东西,其实是在慢慢孕育着的。

我喜欢这种富有而不张扬的生活情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