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俗”的就是大众的

郭德纲有个经典段子《我要反三俗》,五一期间我又细细的品味了若干遍(由于忘记添加ipod的音乐,导致重复听……),得出一个结论:“俗”的就是大众的。

郭德纲把自己定位为草根,说的相声是“俗”相声,不可登大雅之堂,和那些相声大师们的“高雅”相声划清界限,但他的“俗”相声赢得了更多的观众和笑声。仔细分析他的这段相声,你会发现他的相声里面充斥着脏话、侮辱语言,还有关联到性的话题。这就是“俗”,偶尔迸出那么一两句就是可乐,偶尔产生那么点联想心里就是痛快,大家爱听这个,这是中国人的本性,是自古以来根深蒂固的封建思想造成的。在中国人们渴望性,但又耻于谈论性,中国人不愿说脏话,因为那代表着低俗,人们渴望进步,渴望高雅,但高雅却满足不了人们。当郭德纲满足了人们的心理需求的时候,他就火了!

说回我的本行,互联网的世界也和相声异曲同工,我最近的思想也已经慢慢的从高雅转向低俗了(注:有原因,以后再聊)。象keso,麦田那样的思想在当今中国互联网很难行得通,或者说是超前的。最能赚钱的,最能引起人们关注的,还是那些“俗”的网站。因为中国人内心深处最缺少的就是这些低俗的东西。为什么“KESO看好的项目大都没多大发展前途”?为什么“蚂蚁社区”始终突破不了瓶颈?因为它们都太“不俗”了。

keso和麦田们是互联网的方向标,他们在引导着中国互联网向着“高雅”进步,但现阶段,恐怕很难成就一番事业。“俗”的未必就是不好的,“俗”的就是大众的。

改一下郭德纲的话:“做一个网站要为人民服务,要高雅,有品味,上登次(档次)。一定要注意网站的品味,不要考虑他看不看,他活该爱看不看,损失十几亿的网民算什么,你的位置站的很稳牢,他不看就不看,活该,死去……”哈,下载下来听听原话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