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在悲剧中结束

没想到2009的结尾会让人如此悲伤

2009年12月24日晚7点多,平安夜……圣诞老人来了,爷爷却走了……

一切都是那么的突然,一句话也没来得及留下…

当妹妹告诉我这个消息的刹那,我第一次感觉到什么叫眩晕。

我对您只有满心的愧疚与自责。

爷爷,请原谅自私的我,为了梦想,在异乡漂泊,和您相隔千里。每次和您的团聚都伴着匆匆的离别,甚至连个拥抱都未曾给你。

如果一切可以回头,我多想抱紧您,再抱紧您,感受您那温暖的怀抱。

可是,没有如果。所有的如果,都是我更深的自责。

童年的记忆像焰火般不停在脑海闪烁,那些与您共度时光,将深藏在我心灵最柔软隐秘的角落,永远不忍碰触。

小时候您带着我和弟弟,背着马扎,去看火车,一手领着一个,走那么远的路都不觉得累。此刻,我仿佛又站在了铁轨旁,等您牵着我的手一起回家;

小时候您还领着我去钓鱼,夏日炎炎,您一动不动,无聊的我在旁边走来走去玩蚂蚁,最终因我口渴而决定离开。也许我当时应该忍一忍,至少不要浪费您的香油鱼饵,哪怕等您钓到一条鱼;

上小学时,某一次我忘记了开学日期,当突然想起来的时候,才发现家长没有在成绩册上签名,父母都去上班了,我一口气跑到您家,您用“繁体字”一笔一划工工整整的给我签下:“刘老师您好,苏博按时完成作业”的批示;

爷爷,在我的记忆里,您不仅是一个懂生活,会生活的人,而且是一个爱学习,勤学习的人。

我记事的时候,您已经退休了。按说,应该是玩玩花鸟鱼虫,颐养天年的年纪了,但我不知道您哪里来的劲头,不仅让日子过的充满鸟语花香的情调,还在闲暇时,能学习各种技能,补贴家用。

有您在身边,日子过得充实而快乐……

60岁时,您不但学会拍照片还学会了洗照片,那些废弃的,为照相馆冲洗的黑白照片上,没有洗好的斑迹,成了我对您的另一种想念与尊敬;

您还编过竹篮子,编好了卖,还送给我们用,可惜我们一个也没要,那个时侯不知道您是不是很沮丧啊:);

您还养过荷兰猪,最终好像是小赚了一笔吧,您养的鹦鹉是不是也每个五块钱的都卖了呢?

我还记得有段时间您迷上了画肖像,一直缠着我教您绘画的技巧,还给我看您的作品。偷偷的说,您画的人也忒不像了;

您也很会赶时髦,80岁了,手机、MP3,电脑、上网,您一个也没落下;

我印象最深刻的是,上一年10月我刚给您买了电脑,第一次和我网上视频的时候,看着您拍着手高兴,我觉得您真是可爱极了;

您不会打字,为了和我视频聊天,拿着写满繁体字与错别字的纸,在镜头前比划来比划去,搞得我上不好班,那个时侯我还一直隐身逃避你。

如果知道,我们已没有了再见面的一天,我真应该多跟您聊聊,多看看您,说出我对您那深深的依恋……

再见您,已是悼念会上那冰冷的灵位,您再也不能,唠叨我一句“吃饱了没”、“昨天有没有早点睡”,再也不能陪我吃过年的饺子,不会再喊我的名字。

从此,阴阳两隔。

我知道您一定是去圣诞老人那里接班了,可我却少了一个好爷爷。

我仿佛现在还能听见您操着熟悉的方言叫着我:小博~

爷爷,我好想你,愿您和奶奶在那个世界过得开心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