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载一篇产品相关的好文,成熟的PM就是一次要做到80分

这篇好文章在一定程度上启发了我,我以前没有想明白的很多事情,在这篇文章里都找到了答案,同时让我没有顾及的继续自己的事业。
原文链接:http://firecacada.blog.163.com/blog/static/707437620122189297266/
感谢纯银V

每次看到希望我“建设性吐槽”的都很诧异,吐槽是因为“一吐为快”,难道我是“互联网学雷锋先进个人”么?你觉得我讲错了,可以来辩论。你觉得我吐槽无意义,可以取消关注。与产品的缺陷作战,同时也是与逆耳之言作战。它们不是你的敌人,是你奋力用最终结果去击败的对手。

用了5天Clear,很喜欢很实用哇。我并不需要一款功能强大的GTD工具,它们增加的麻烦比帮助更多。Clear只是简洁易用的“待办事项记录本”,喏,需要的就是这个。优雅界面与轻盈手势有着微妙的快感,和它的(有限)实用性叠加产生化学反应,让我心花怒放!

我们这个行业啊,总喜欢吹嘘各种细腻感人的细节,其实很坑爹。这些细节大部分是产品成功后,不断迭代出来的,对于成败本身并无帮助。结果煽动一帮子人热血沸腾, 把细节处理当成炫耀智力的方式,天天嚎着“细节决定成败”去添加(改进)这个那个细节,大把开发时间花在边角余料上面……死得更快。

什么东西才能决定互联网产品的成败?方向定位,架构设计,主要卖点,资源配置,但决不是“细节”。延伸开来看,产品项目中的争吵,99%都是细节分歧,仅仅是个人风格的差异,却对成败并无影响。事后回顾,多半无聊得紧。

新产品前景不明时细节上最好粗犷一点,最低保障是:
1、卖点突出,一目了然
2、交互的流畅程度以“不让用户烦躁放弃”为标准
3、如果不会造成特别大的用户损失,则不用去为偶发事件作准备
在这个最低保障之上,再按照设计师个性来添加适量的细节润色。

在市场验证新产品的用户价值之前,强调细节没必要,主要的用户价值并不在产品细节之内,有些细节又特别耗研发资源。但设计师必然会由着自己的个性来润色细节,只要经验足以控制好“度”就没关系。因此早期别让过多设计师介入,谁都加一点自己的个性进去,需求又过载了。还有种常见情况是前任PM的细节处理打到60分,基本可用但体验不佳;而继任PM的能力、品味都好很多,实在忍不住要翻新一把装修,否则就觉得自己玉面长身,却被套上背心裤衩推上街去。有时候,这甚至是同一位PM在LevelUP前后的细节调整。对成败全无影响,只关系个人心态。

研发浪费发生最多的环节,不是从一开始就去追求80分的细节,而是不停去改进60分的细节。80分和60分之间的研发成本未必差很多,但先出60分再改到80分,就会支出多一倍的编码时间。翻新细节的数值提升可能并不大,有时候就是憋不住天天审丑。所以一次做到80分的,成熟的PM确实比不成熟的值钱3倍,锐减不少重复劳动——所谓“成熟”还不都是在踩雷中坚强成长起来的啊!

产品设计师如果不能仔细了解每一个细节的研发成本,并从自己的经验中去评估可能的后续调试成本,就没资格讲“细节很重要”。同理,在局外人啧啧赞叹某些产品的细节处理时,很可能“研发资源丰富”或“有时间多次迭代”居功至伟。这些,都是血的教训呐。于是小公司很难从头培养一流的PM,因为血很快就流干了。

最近在想产品命名的事情,有三个标准:
1、清晰地表达产品性质,一看就知道你是干什么的
2、种子用户一看这个名字就会喜欢
3、中文名全拼.com即是域名
三者都满足的话,会节约至少上百万的推广费用。我不喜欢那种有调调却不知所云的名字,对推广浪费太大。最近按这三个标准去取名字,发现找到的全是三个字,运气好的话域名都没被注册。有人问,那全拼域名太长肿么办?答:我不在乎。又有人问:种子用户喜欢,但名字不够大众化肿么办?答:到产品推向大众那一天,名字本身无关紧要,单靠种子用户积攒下来的内容实力了。

下午在清迈大学散步,莫名其妙想到创新工场。他们在“创新”这个事情上饱受诟病,细细想来,其实也很无奈。乐意接受创新工场“孵化”模式的团队,多半太嫩,缺乏创新能力,只能跟风抄袭以求生存;而有创新能力的团队,大都是老手,并不需要培育型的天使。这是定位上的错位使然,只能说,取错名字。

很多人指责国内抄袭成风,丛林险恶,所以缺乏一个培养创新的好环境。我觉得这真心扯——他们难道是因为环境不好所以不愿意创新吗?擦,他们敢创新点啥玩意儿给行业看看吗?难道谁家的创新被抄残抄死过吗?国内整体创新能力低下,连点让人家抄的家底都拿不出来,和大环境有屁关系。即便创新被抄,说明你领跑,就算被抄袭者追上也还是在第一梯队。重要的是创新打开了多大的新市场,大家一起来开垦和瓜分新市场,而不是斤斤计较谁他妈敢抄我。谁都不来抄你,意味着谁都看不起你。多看看数据增长,少去比市场份额,大家一起把饼做大不好吗?

大陆互联网的产品创新确实是有的;而小公司新公司有很突出,很成功的产品创新,吸引别人来集体抄袭,在我印象里是不多见的(这种创新本身就不多见);因为创新被人家抄走,导致产品被抄死抄残的例子,我还不知道。互联网产品创新的硬成本是很低廉的,有什么好想法,又有起码的执行力,理论上谁都有机会创新。如果做不到,不是环境问题,更不是勇气问题,就是创新能力的问题。没有人会因为“怕被抄”而不愿意去创新,不愿意比对手做得更好一点,这只是你无能的一个借口而已。

上线没多久的UGC新产品搞“参与xx拿大奖”活动,总觉得挺土鳖的。在用户对你的产品建立信任感,有稳定的使用习惯之前,“拿大奖”吸引来的更多是“随便试试看呗”的低质量的轻浮参与,留下各种垃圾内容。除了赚点运营KPI之外,收益乏善可陈,还可能花了N天的研发成本。

在用过的滤镜里,Instagram是我最爱的,最有艺术感的,一览众山小。一直很好奇他们怎么能做到这么好,直到有次看采访,才知道创始人是专业摄影师出身。国外摄影环境的艺术品味和国内相比,基本上是云泥之别。又印证了我一直鼓吹的“基因论”——核心管理团队的出身决定命运。

产品观点的分歧甚至争吵,都很正常,但经常我发点东西出来,就有人跟上来说『那人是个喷子』『那人眼高手低』『他有什么资格写这个』,对我的产品观点倒是不置一词。这只好摊手了,难道还学韩寒自证吗?我只是一个IT Blogger而已。

我们互联网行业啊,挣几十万年薪的人很多,放松旅行一周的人却很少。甚至挣到好几百万的人,好几年里也没多少长途旅行的经历。我来泰国玩一个月,其实浪费了筹备创业的时间,老友劝我先创业,说旅行机会还多嘛。答:过去很多年里劳而无功,苦逼焦虑,加班写博,一点都不快乐。我欠自己的。我欠自己的。